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南韩风云

第五章 人为财死

南韩风云 渣飞 7039 2020-08-31 09:51

夜书斋 www.yeshuzhai.com,最快更新电影世界十连抽最新章节!

“他已经走了。哎,谢谢,谢谢……”

虽然不爽,石坚也没忘庆祝,先把这一圈的手握完了再说。

压抑三年后的喜悦,哪能被儿女私情破坏掉。

“怎么这么快就走了。”表妹一脸失望,她可是特意打扮了一番才赶过来的。

作为本次观音宝诞的最终胜利者和赞助者,石坚获得了上台发表感言的机会。

当地百姓很给面子,虽然石坚说了一堆自吹自擂的话,但依旧给予热烈掌声和欢呼声以作鼓励,让石坚飘忽忽的如在云端。

什么黄飞鸿,我才是佛山第一!哈哈哈哈哈……

虽然恨不能让此刻停留一万年,但观音宝诞的采青活动还是迎来了结局,众多百姓陆续散去,石坚也准备带着表妹和小弟们回家庆祝。

就在这时,一个身穿灰色西装,攥着手杖的中年洋人在两个大褂保镖的护卫下朝石坚走来:“请问你是不是石坚先生?”

石坚看着这个洋人,道:“我就是,什么事?”

洋人笑容满面:“我叫印第安纳・琼斯,有大生意跟你谈。”

“大生意?”石坚作为当地豪族,想跟他合作的洋人多得是,但敢说‘大生意’的,这还是第一次。

“今天我没空,三天后去我府上再谈。”石坚要开派对,庆祝个三天三夜,什么生意都不想谈。

琼斯耸耸肩:“那好吧!”

看着石坚嚣张跋扈离去的身影,琼斯收敛笑容:“去黄家。”

……

黄家大宅院,比起当初只有两个人的空旷,此时黄家大宅院里的人数已经扩充到了三百余人。

其中丫鬟仆妇百余人,家丁二百余人。

这二百余家丁的年龄从12岁到20岁不等,是过去三个月来,黄尚陆续买回来的。

简单来说,这二百余家丁都是签了卖身契的下人,生死都在主人一念之间。

这些家丁刚被买回来的时候,还战战兢兢的,但来了之后才发现,自己居然从衣不蔽体、食不果腹的悲惨命运中挣脱了出来。

现如今不但一日三餐,顿顿有肉,而且还有新衣服穿,有新房子住,再也不用过有上顿没下顿,有今天没明天,提心吊胆的生活了。

而且家主还给他们开了文化课,让他们读书识字,几个月来,除了每天要进行高强度的训练,偶尔夜间会被家主的紧急起床号惊醒,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宛若天堂。

今天的美好生活都是家主给他们的,他们都是知恩图报的人,为了家主,他们愿意付出一切,乃至生命。

今天,除了十二三岁的小鸡崽子在看家、干活,其他年满十四岁的家丁依旧在接受军事训练。

为了不在训练中吊车尾,成为反面典型,所有人训练的都格外认真。虽然训练强度大的离谱,却依旧咬紧牙关,不肯认输。

肉片改肉汤是小,在围观的丫鬟们面前丢了面子是大。

哪怕再卑微的男人,也不想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,失了尊严。

也因为这样,黄尚从没阻止家里的丫鬟在军训时围观。

对这种十几二十岁的大小伙子来说,旁边站着女人,才更能激发他们的斗志,让训练效果事半功倍。

“家主!”一个负责看门的家丁跑了过来:“外面有个洋鬼子,说要跟家主谈大生意。”

洋鬼子,大生意……

黄尚道:“让他去客堂奉茶。”

“是,家主。”

……

黄宅客堂,丫鬟将茶点端上桌:“客人慢用。”

“噢,谢谢。”琼斯含笑道谢,颇有绅士风度。

丫鬟好奇的看了两眼,默默退了出去。

琼斯看着客堂里奢华的布置,隐藏在墨镜镜片后的眼睛在放光:黄家,很有钱。

不片刻,黄尚走进客堂,看到正左顾右盼的琼斯,微微一笑:“贵客到来,有失远迎,恕罪恕罪。”

“噢,不不不,没有罪。”琼斯连忙收回目光,笑容满面的行了个绅士礼:“你好,我叫印第安纳・琼斯,请问您是黄尚先生吗?”

“我就是。”黄尚含笑点头,心里嘀咕:印第安纳・琼斯,这货《夺宝奇兵》看多了吧!

二人分宾主落座,丫鬟给黄尚端上茶点,默默退到门外。

“琼斯先生,请用茶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琼斯似乎来华夏很长时间了,对华夏的礼仪很熟悉,汉语说得也比较流利,黄尚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。

“听说琼斯先生想跟我谈大生意。”黄尚放下茶盏,问道:“不知是什么大生意?”

琼斯呵呵笑道:“黄先生听说过福寿膏吗?”

“……”

黄尚打量着琼斯,道:“琼斯先生想跟我做福寿膏的生意?”

“不错。”琼斯微笑道:“我有很多福寿膏,如果黄先生有意,我们可以继续谈。”

“当然有意。”黄尚微微一笑,道:“不知琼斯先生有多少福寿膏?作价几何?”

琼斯笑容更灿烂了……

不久,听完琼斯的报价和供货数量,黄尚点点头,突然话题一转,道:“琼斯先生,不知道你做不做军火生意?”

“军火?”琼斯眼睛圆睁,摇摇头:“NONONO!黄先生,走私军火可是重罪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是重罪。”黄尚伸出三根手指,道:“但如果我出三倍的价钱呢!”

“这……”琼斯迟疑。

黄尚微微一笑,伸出四根手指:“四倍!”

琼斯脑门冒汗:“黄先生,这不是钱的问题……”

“五倍。”

琼斯呼吸急促起来。

黄尚眼睛一眯,道:“如果琼斯先生能弄来一条军火生产线,我出十倍价钱。”

琼斯热血上涌,气息粗重,眼睛通红。

“琼斯先生,十倍利益,做完这单生意,你就可以回国养老了,何乐而不为呢!”黄尚的声音充满蛊惑,让琼斯渐渐失去了理智。

“好吧!”见琼斯依旧坚守着最后一丝理智,黄尚继续加码:“我可以向琼斯先生保证,只要你能给我想要的,未来所有的生意都按照十倍价钱计算,如何?”

“真的吗!?”琼斯最后一根理智的神经崩断,脑子里除了钱,再无其他。

黄尚笑容满面:“当然。”

两人谈生意一直谈到晚上,除了军火和生产线之类的生意,黄尚还以平价买下了琼斯手里所有的福寿膏,当然这些福寿膏不会留在佛山,而是会被他转送到某些国家去。

对,是转‘送’,一分钱不要的白送。

像他这种国际友好主义者,当然要给华夏的‘好朋友’们送些礼物啦!

要多少送多少,不要钱。

第二天,琼斯兴奋地离开佛山,他要亲自去处理这次大生意,只要搞定了这次的合作,未来他们琼斯家族就会拥有源源不断的财富。

谁敢挡他财路,他就杀了谁!就算是女王也阻止不了他。

……我是半年……

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年底,这年的冬天,一支西洋船队驶入港口,将一箱箱货物装上马车,运往佛山。

这一支由上百驾马车组成的洋人商队,在各路府衙出面护航之下,一路顺风顺水的抵达佛山,送到了黄家大宅院。

“哈哈哈,黄先生,半年不见,你还好吗?”

再次见到黄尚,琼斯红光满面,态度谦卑,就像在面对自己的金主爸爸。

黄尚笑容满面:“琼斯先生辛苦了,我已备好酒席,为琼斯先生接风洗尘。等货物清点完毕,就把尾款交给琼斯先生。”

琼斯笑没了眼睛:“黄先生言而有信,真是个高尚的贵族。”

“琼斯先生过奖了,请。”

黄尚和琼斯在客堂里品尝美味佳肴,另一边,璃儿则出面清点此次的货物。

作为一个很好用的丫鬟,璃儿可是什么都会做,什么都精通,虽然货物有百车之巨,却依旧难不倒她。

天色刚刚擦黑,所有货物清点、整理完毕,让琼斯带来参与此次清点的洋人赞叹不已。

“璃儿女士,你是真正的强者,愿上帝祝福你。”

璃儿微笑道:“谢谢,愿玉帝祝福你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不久,璃儿和几个洋人来到客堂,各自点头。

黄尚和琼斯齐齐露出笑容,黄尚举起酒杯:“琼斯先生,为我们的友谊,干杯。”

“黄先生太客气了,以后有需要,还请继续联系我,我愿用最大的诚意为您服务。”

黄尚笑了:“那太好了,我这里有一单大生意,不知琼斯先生有没有合作的意向?”

“噢?”琼斯眼睛一亮:“当然,不知道是什么大生意?”

黄尚注视着他的眼睛,缓缓说出四个字:“坚船利炮。”

“嘶~~~~~”琼斯倒吸一口凉气,酒都醒了。

黄尚眼睛一眯,微笑道:“我当然不会让琼斯先生白白辛苦,依旧是十倍利益,怎么样?”

琼斯气喘如牛。

十倍利益和十倍利益可不是一回事,一百块货物的十倍利益,最多变成一千块,但如果是一百万的十倍利益,那可就是一千万了。

而且坚船利炮至少也是千万打底,十倍利润……

嘶~~~

琼斯仿佛看到死神和财神同时出现在他面前,一个用镰刀威胁他的生命,一个用金钱诱惑他的灵魂。

俗语说,人为财死。

琼斯面色青红不定了几分钟,终于做出决定。

“黄先生,这次我需要你提前支付三倍的定金。”

黄尚笑了,举起酒杯:“为我们的友谊。”

“干杯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